西游人巧遇东游记

旅行当中的意外邂逅最为有趣。3月,我和一位闺友到葡萄牙短游,在科英布拉的乔安娜图书馆巧遇该国一本著名远东游记的纪念展,便既愉快,又长见识。

科英布拉是雄踞在山丘上的一座美丽古城,12世纪时曾经是葡萄牙的王都。在13世纪末,葡萄牙国王把原本设在里斯本的大学迁移到这里,后来几经变动,到16世纪中叶,若望三世决定将校址固定在科英布拉,直到今天,成为建制齐全的现代综合大学。所以科英布拉以“大学城”著名,而绝对不可错过的景点便是其“大学老区”。

所谓的大学老区面积并不大,只是一片空旷广场,三面围绕着古老楼群。这里最初是王宫,由若望三世在16世纪出让给大学作为教学楼,至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楼内的乔安娜图书馆、圣米格尔小教堂、颁奖大厅等均属于珍贵的文化遗产,向游客开放。

乔安娜图书馆更是一件光辉闪烁的珍宝。这座进深三间的图书馆由若望五世下令修建,天花与四壁采用意大利巴洛克风格,就像宫殿一样辉煌。依壁而矗的硬木书柜顶天立地,与其说是家具,不如说是分成上下两层的楼阁,保存着几十万册珍贵古籍。让我们惊讶的是,这些宏伟的书柜尽管有着欧洲传统的造型与浮雕花纹,但却满布中国式的金漆花鸟纹样,显然,18世纪流行欧洲的中国风也一样波及到这座图书馆内。

图书馆的地下室是阅览室,如今一角辟为纪念品销售部,同时,在中部布置着玻璃展柜,举办以书籍为专题的临时展览。让我们两个中国来客兴奋的是,此时这里推出的是费尔南·门德斯·平托(Fernao Mendes Pinto)《远游记》(Peregrina??o)的版本汇展。

平托就出生在科英布拉附近,他于1537年3月11日登上前往印度的航船,从此开始了长达21年的东方冒险生涯。他自己声称,其间他到过红海地区、中国澳门、日本、爪哇等地,身份则在士兵、商人、外交官、海盗、传教士之间不断转换,更曾多次被俘,一度被卖为奴。

1558年,平托回到祖国,并在晚年写出了名著《远游记》。在激起欧洲人对于东方的兴趣上,此书的影响力仅次于《马可波罗游记》。有趣的是,同《马可波罗游记》一样,该书的可信度深受怀疑,因为其中充满了太多离奇的讲述。可能平托为增加吸引力而编造了很多自我吹嘘的故事,不过,研究认为,其基本内容仍然可信。对于葡萄牙来说,这本著作更是脱离了“真伪”的范畴,因其文学价值成为经典,平托被认为是这个国家最优秀的散文作家之一。

《远游记》于1614年首次印行,仅在17世纪,就翻译成6种欧洲语言,出现了18个版本。今年恰逢这本名著出版400周年,乔安娜图书馆出于纪念的目的,特意为之举办了一次版本汇展,不过陈列品均为20世纪的葡语版本。作为两个中国人,我们在《远游记》面世整整四百年之际来到平托的国家,观赏他的祖国的文化、历史、风土,又在号称“世界最华丽的巴洛克风格图书馆”内面对这本神奇作品的多个现代版本,说来也真是令人感慨。

其实,在葡萄牙旅游时,始终感觉相当奇异。我们从欧亚大陆的最东端来到最西端,却时时邂逅所谓“地理大发现”以来东方包括中国在这里留下的痕迹,乔安娜图书馆内猝遇《远游记》不过是其中的一次经历而已。所以,对地理大发现,我们应该表现出更多的兴趣,既了解欧洲人的观念与感受,也给出我们自己角度的解读。(编辑 李二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