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平台世界杯节目版权浅析——以抖音为例

抖音作为世界杯的持权转播商,围绕世界杯开发了“边看边聊”——用户可与好友在观看赛事的同时讨论、“抖音燃情好物季”——在抖音商城出售球衣、电视、啤酒、可乐、牛奶、世界杯正版授权的玩具等、“吃喝玩乐在抖音”——在抖音点外卖、了解周边播放世界杯的门店等功能,力求借世界杯之风扩大自己的用户流量和影响力,下文将对这些新功能的著作权问题作重点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著作权法》中并未设定“转播权”这一权利,体育赛事转播权仅仅是新闻报道中常用的一种说法,并逐渐成为一种通用的叫法。事实上,体育赛事转播权和著作权是两个独立的权利体系。体育赛事转播权是体育赛事组织者因体育赛事而享有的商业利益,著作权是权利人基于体育赛事节目而享有的其他排他性权利。前述“体育赛事”不能以一定的载体复现,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应属于《体育法》的规制范围,而“体育赛事节目”在当前《著作权法》中可以构成视听作品。

在实践中,由于著作权与转播权密切相关,两者往往交叉授权。体育赛事主办方通过与转播方签订协议,委托转播方进行体育赛事节目的摄制和制作,并在协议中约定其版权归赛事主办方所有,然后主办方授权转播方独占使用赛事节目。

如前所述,围绕世界杯这一IP,抖音上线了世界杯赛事直播与回放、看直播“选解说”、边看边聊等功能,下文将从著作权角度一一分析。

2022年6月21日,抖音集团宣布成为世界杯持权转播商、央视直播战略合作伙伴。在抖音直播、回放画面的左上角,“央视频”的logo及字样清晰可见,这是因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享有卡塔尔世界杯在中国大陆的独家版权,抖音所获仅是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播权。如前文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发布的《关于2022年卡塔尔国际足联世界杯版权保护的声明》中所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拥有卡塔尔世界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 (除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 独家电视和新媒体版权及分许可权利”,卡塔尔世界杯的中国大陆地区独家全媒体转播权及分授权权利归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所有。

在抖音平台观赛期间,用户可选择不同解说员对比赛画面进行的实时解说。解说员随着比赛进程的变化,介绍比赛规则、分析球队战术、出线情况、解析进攻策略和路线、对比赛作出预测等。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规定,“口述作品,是指即兴的演说、授课、法庭辩论等以口头语言形式表现的作品”,解说员对赛事具有独创性的解说增强了比赛的趣味性、降低了赛事的观看门槛,符合“即兴”的特征,属于口述作品。而根据抖音看直播“选解说”新功能的上线,球迷可以根据自己的语言或风格偏好选择不同的解说员,此定制式的直播观赛体验也正说明该解说具有《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独创性”。

若视频搬运者未经许可将解说员解说画面录屏并上传至自己的账号,可能会侵犯解说员和央视的著作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播权。具体而言,对于解说员对赛事画面具有独创性的解说部分,解说员享有著作权。搬运者未经许可直接搬运,侵犯了解说员此部分的著作权;另外,央视和经其授权的各个平台是赛事信号、画面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利人和转播权利人,搬运者的搬运行为侵犯了相关权利人的上述权利。

“边看边聊”是用户自行组局,在专属的好友聊天区中一边观看比赛直播,一边用文字或语音聊球的方式。

用户对世界杯赛事直播的画面显然不享有著作权,而用户在看球过程中的聊天文字、实时语音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取决于其是否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一定形式表现的智力成果”,故“作品”必须具有独创性,即看球过程中的聊天文字、语音要达到一定的创作高度,例如个性化的文学表达、对球员发挥和球队战略的技术分析等。诸如“好球!”、“可惜了”等个人情感的表达不具有独创性,所以简短的口头化表达通常不构成作品。此外,《著作权法》第五条规定,“本法不适用于单纯事实消息”,故对赛事画面纯粹的描述性文字、语音也不构成作品,不能享有著作权。

纯粹的足球比赛不能以一定的载体复现,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但赛事直播的画面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在下述“中国赛事转播第一案”——新浪诉凤凰网侵权案再审判决前一直存在争议。持反对态度的人认为,赛事摄制者在拍摄过程中能够按照其意志做出的选择和表达非常有限,因此“世界杯”赛事电视节目所体现的独创性,尚不足以达到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所规定的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高度;持支持态度的人认为,编导通过镜头的选取、编排、剪辑呈现出的最终画面具有独创性,应当构成作品。

2015年3月,因中超赛事转播权之争,新浪将凤凰网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新浪诉称,凤凰网及运营方天盈九州公司未经授权,在凤凰网中超频道首页显著位置标注并提供中超联赛直播视频,侵犯了新浪享有的涉案体育赛事节目作品著作权。

2020年9月,北京高院再审认为,对于电影类作品的独创性认定,应当以独创性之有无(而非高低)作为认定标准。涉案赛事节目是极具观赏性的对抗性的足球赛事节目,为适应直播、转播的要求,该类赛事节目的制作充分运用了多种创作手法和技术手段。涉案赛事节目在制作过程中,大量运用了镜头技巧、蒙太奇手法和剪辑手法,在机位的拍摄角度、镜头的切换、拍摄场景与对象的选择、拍摄画面的选取、剪辑、编排以及画外解说等方面均体现了摄像、编导等创作者的个性选择和安排,具有独创性,不属于机械录制所形成的有伴音或无伴音的录像制品,符合电影类作品的独创性要求。

直接搬运者侵犯了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承担直接侵权责任,下架侵权视频,赔偿权利人相关损失。下述PPTV未经央视授权直接搬运世界杯画面一案就是这类责任承担中的典型案例。

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央视网络公司”)经国际足联和中央电视台授权,在中国境内享有通过信息网络,提供中央电视台制作、播出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足球比赛全部64场比赛电视节目实时转播、延时转播、点播服务的专有权利。2018世界杯进行期间,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聚力公司)在其运营的“pptv视频”网站(域名:设置“世界杯”专题页面,截录央视网络公司享有专有权利的2018世界杯电视节目,制作并通过前述专题页面向公众提供800余段GIF格式视频,覆盖了2018世界杯相关场次电视节目的全部精彩画面。

2021年3月3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就央视网络公司与上海聚力公司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上海聚力公司的案涉行为侵犯了央视网络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决上海聚力公司向央视网络公司赔偿400万元。今年7月25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抖音、咪咕、央视以外的视频平台上,有不少创作者借世界杯之机引流,未经授权使用世界杯相关的画面、信号进行二次创作,此举毫无疑问直接侵犯了央视的著作权,应承担直接侵权责任,如下架视频、承担侵权赔偿等。部分创作者可能会以“合理使用”进行抗辩,然而,主张“合理使用”需要证明使用世界杯画面是为了自身的学习或说明某一问题,而非出于营利目的。基于视频平台的流量属性,只要一支视频传播并获得流量,创作者就可以获得与之相应的一系列隐性、显性收益。这一营利的规则与“合理使用”本身非营利的主张显然相矛盾。

在陈茂源、成都嗨翻屋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号:(2021)川01民终17451号]一案中,这一观点也获得了法官的支持。陈茂源以嗨翻屋公司已经取得著作权的音乐作品《风の痕迹》为背景音乐,创作短视频“还记得怎么和射手座相处吗”并在微博平台上发布。陈茂源在庭审中主张“免费表演已经发表的作品,该表演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属于合理使用,不构成侵权。而法院不予认可陈茂源“合理使用”的主张,认为虽然陈茂源未向公众收取报酬,但其仍然侵犯了嗨翻屋公司对音乐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判决陈茂源赔偿嗨翻屋公司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共计2800元。

作为无权播放世界杯赛事画面的大型短视频平台,快手在本届世界杯期间积极落实平台责任,对侵权内容作出对应处理。11月29日,快手黑板报发布《快手对侵权“卡塔尔世界杯”行为的打击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称,为维护良好的社区环境,保护2022年卡塔尔国际足联世界杯(下称世界杯)权益,快手在世界杯比赛开始之前向广大站内用户发布了“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版权保护提示”,告知平台用户应规范创作,提示未经授权不得擅自传播/使用世界杯赛事节目内容、利用世界杯知识产权内容进行商业宣传、销售带有世界杯权利标识的商品/衍生品等侵权行为。

通知—删除原则,又称避风港原则,是指提供储存服务的网络平台在接到侵权通知后及时删除侵权内容,就可以免除责任。例如,在泉州某工艺公司与柯某妮、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纠纷一案中,被告淘宝公司抗辩称,原告投诉、起诉之后,淘宝公司依法履行了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对涉嫌侵权的信息予以删除,确认链接已断开,在事后采取制止侵权的必要措施,应依据通知—删除原则予以免责。法院最终认为,被告淘宝公司在接收本案诉讼材料之后,已删除被诉侵权产品的网络销售信息,不应承担责任。

但在当下,视频平台通过创作者带来的流量获得了更高的收益,也就理应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而不只是一味地用通知—删除原则来抗辩。例如,在斗鱼主播冯提莫播放侵权音乐一案中,斗鱼平台虽然在被告知侵权后及时下架相关视频,理应适用通知—删除原则,但法院最终认为斗鱼平台作为音视频产品的提供者,享有音视频带来的巨大收益,就理应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不能适用通知—删除原则抗辩。最终,法院判处斗鱼平台承担帮助侵权的责任。

为更好地保护著作权人权利,《民法典》在第1195条第2款中新增规定,网络平台在接到侵权通知后,应及时向相关用户转送通知,并依据侵权情况和初步证据采取必要措施。该新增规定的亮点是增设了平台审核“初步证据”的义务,平台在接到侵权通知后,只要以客观理性的标准,判断存在侵权的初步证据,就应采取相应的下架、断开链接等措施,避免损失的进一步扩大。此举防止了平台消极怠慢,接到侵权消息后一刀切地通知相关用户并删除相关内容,也防止了用户利用平台规则,恶意投诉致使相关内容下架。

红旗原则作为避风港原则的例外,顾名思义是指当侵权行为像红旗一样显而易见时,平台就应该承担相应责任,而不能以避风港原则抗辩。

2018年,今日头条的用户将由享有版权的《丝男士》剪辑成短视频并发布在今日头条平台。多次发函通知今日头条下架相关侵权视频,但在今日头条删除后,相关视频仍反复上架,屡禁不绝。从通知—删除原则的角度而言,今日头条在通知后尽到了删除的义务,理应据此免责,但法官认为,今日头条平台在接收到多次侵权通知后,应负有更高的注意义务。且今日头条作为大型视频平台,其不但怠于采取相关措施、放任侵权后果发生,还利用平台算法,为相关用户推荐该视频。因此,依据“红旗原则”,法官判定今日头条平台实施了帮助侵权行为,损害了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民法典》第1197条也对平台新设了推定的注意义务,新规定“网络平台应当知道用户利用平台损害他人权益且未采取必要措施的,承担连带侵权责任”。该规定中新设的“应当知道”赋予了平台对按生活常理和客观标准理应判断为侵权的内容的审查义务,更好地预防和制止了损害结果的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网络平台在日常的运营维护中,可以通过电子技术和数据研究发现部分显而易见的侵权内容并删除,从传播源头上制止了侵权损害的发生。

新媒体平台人数最为庞大的用户是视频的直接受众,用户的版权意识至关重要,在观看世界杯相关视频的同时,用户应增强自身的文化素质和法律意识,积极参与版权侵权问题的监督过程,在发现世界杯相关侵权画面时及时向平台举报,营造良好的尊重版权的网络生态环境。需要强调的是,重视世界杯版权的保护绝不是为了限制、禁止他人对世界杯画面的合法使用,而是为了在法治的框架下正确、规范使用世界杯比赛直播画面,体现社会对版权和劳动的尊重,保障新媒体平台的持续健康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