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欧洲足坛:中国玩家意欲何为?

《财经天下》的朋友找到我的时候,正好是苏宁官宣入主国米的时候,今天上午杂志应当已经发行,又有复星收购英冠狼队的消息传出。当时我觉得这个话题可以写,但是会非常大。实际写的时候斟酌许久,决定以这样的方式来聊聊这些欧洲足坛的中国玩家。

即便最后成稿超过了原定篇幅,我还是觉得有些地方没有说得非常明白,有的是因为眼界有限,纵然我身处体育产业之中,但要完全了解那些大资本的意图也很困难,有的则是点到为止,结论未必讨喜,不好深究下去。无论如何,希望个人见解对大家了解此事有所裨益,足球本身是门复杂的生意,如有谬误,也请包含。

对于中国足球来说,这像是一个大航海时代,航行的目的地则是欧洲大陆。但是站在船头乘风破浪的人并非是球员,和10多年前不同,如今中国球员在欧洲俱乐部一线阵容中已经难觅踪影,只有19岁的中国浙江籍小将张玉宁孤独而顽强地在荷兰拼搏,上月25日,他所在的维特斯俱乐部宣布张玉宁将在新赛季穿上9号战袍,这意味着张玉宁将很有可能成为球队的首发中锋,在一年内完成从预备队到替补席到一线阵容的三级跳,国家队首秀即完成梅开二度,小将的成长速度令人可喜。但,仅此一人,短时间内也很难看到其他人能够凭借自身能力获得欧洲俱乐部的垂青。

竞技层面的孱弱将中国球员挡在了欧洲足球的门外,中国元素却没有因此而淡出,因为中国的资本力量正在前赴后继地登陆欧洲,他们用资本的方式加入足球世界的竞逐,影响欧洲足坛的格局,进而影响到中国足球的变革,他们才是这次大航海时代的主角。与凤毛麟角的球员相比,中国资本在欧洲足坛随处可见,除了对外资抱有强烈警惕和抗拒的德国足坛,西班牙、意大利、英格兰、葡萄牙、法国、荷兰乃至捷克都有中国资本在当地足坛活跃,弱至第三级别联赛的半职业俱乐部,强至欧冠冠军最有力的竞争者,不同体量的资本也在不同水准的俱乐部身上实践“中国足球梦”,他们的介入方式不尽相同,目的也各自迥异。

如果要为这股涌向欧洲足坛的资本热潮设定一个原点,那么2015年1月大概是最合适的时间。房地产巨头万达以4500万欧元收购马德里竞技20%的股份,对于马竞的股份收购本身具有多重意义。2014年6月,万达刚刚以2.65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马德里的地标建筑西班牙大厦,并计划对这栋建筑进行拆除改建,万达在彼时收购马竞更像是借助足球向当地政府和民众的“示好”。另一方面,自2011年“重返”中国足坛之后,万达一直致力于寻找一家海外俱乐部为中国足球培养人才,王健林也明确表示,投资马竞是为了更好开展“万达青少年足球人才留学计划”,为在西班牙足球留学的中国青少年提供发展通道,全方位支持中国足球发展。

或许是王健林和万达所起到的“示范作用”,此后一年半时间内,国内资本进入欧洲足坛的新闻频繁见诸媒体。几乎在万达入股马竞的同一时间,来自北京的体育公司合力万盛以800万欧元收购荷兰甲级联赛海牙俱乐部98%的股份;华人文化联手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出资4亿美元收购曼城俱乐部母公司城市足球集团13%的股份;2016年年初,星辉互动娱乐以6400万欧购得西甲俱乐部西班牙人54%的股权,成为俱乐部最大股东,并获得球衣赞助权;5月,联合睿康CEO夏建统宣布以6000万镑收购英超阿斯顿维拉俱乐部99%的股份,鉴于维拉是刚刚从英超降级的老牌劲旅,这次收购称得上是一次抄底。

中国资本收购欧洲俱乐部的高潮出现在了2016年6月6日,今年年初才入主江苏足球俱乐部的苏宁集团可以说是足球世界的新玩家,而这个新玩家却掀起了这股收购潮中最大的波澜。他们以约2.7亿欧元的总对价,通过认购新股及收购老股的方式,获得国际米兰俱乐部约70%的股份,中国资本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家欧洲豪门俱乐部的掌控者,国际米兰的同城对手AC米兰也是暗流涌动,意大利媒体频繁曝出AC米兰即将易帜的消息,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对于俱乐部的“依恋”使得谈判推动较之国际米兰更为艰难,但中资收购一事如今看来绝非空穴来风。

在苏宁之后,依然有不少中国资本徘徊在俱乐部门口跃跃欲试。前人尚在摸索尝试,后人便亟不可待地加入这一队伍,作为旁观者,中国人对于足球世界或许有足够的兴趣,可作为运营者或投资者,中国人对于足球世界却没有足够的了解。在如此多的收购之中,有的或许能实现最初的抱负与目标,有的或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们既需要了解中国资本的动机与目标,也需要探究他们所投资的那些标的——欧洲足球俱乐部——究竟蕴藏着怎样的机会与风险。

中国资本绝不是最先抵达欧洲足坛的“外来船队”,我们有许多可以借鉴的历史经验。2003年,

俄罗斯富豪阿布拉莫维奇以1.3亿英镑买下了英超俱乐部切尔西,拉开了欧洲金元足球时代的大幕。但是1.3亿英镑仅仅是买下俱乐部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若想要让一家原本实力并不顶尖的俱乐部具备争冠实力直至夺冠,则需要持续的投入来补强阵容。在入主切尔西的第一个赛季,阿布即花费超过1亿英镑用于引援,就好像是开了作 弊 器的游戏玩家一般,俄罗斯人几乎将整个阵容都进行了翻新。这一年,切尔西一跃成为联赛亚军,并且历史性地进入了欧洲冠军联赛半决赛。俄罗斯人并不满足于此,他在第一个赛季结束后毫不犹豫地解雇了球队的意大利主帅拉涅利,聘用刚刚夺得欧冠的葡萄牙狂人穆里尼奥,并且继续在转会市场进行大手笔投入,最终如愿在2004-05赛季将切尔西送上英超冠军宝座,2005-06赛季卫冕成功,2015年年底前,阿布在转会市场已累计投入约3亿英镑,切尔西账面亏损约1.4亿英镑。2006年和2007年这两个夏天,在球队步入正轨之后阿布似乎想试着减少投入,切尔西也在这两年丢掉了冠军。俄罗斯人不得不重新审视运营策略,转而又回归金元足球路线。根据原先的预估,切尔西在2010年之前都不会获得盈利,事实上他们也直到2012年才达到了赛季整体盈利的目标——该年他们利润为140万英镑。某种程度上阿布是任性的,他在一段时间内的投入几乎是不计成本的。切尔西在他入主之后数次问鼎英超,还拿到了所有俱乐部都梦寐以求的欧冠,阿布在竞技层面得到了回报,切尔西的崛起速度也是极为罕见的。某种程度上阿布也是幸运的,2009年,负责管理欧洲区各项足球事务的欧足联开始着手讨论引入一套新的财政法案来规范俱乐部的运营。2010年,欧足联正式宣布财政公平法案将于2013-14赛季后生效。所有欧足联旗下赛事(欧洲冠军联赛和欧罗巴联赛)的参赛球队必须提供当年以及之前两年的财政报表,并由欧足联进行审核,以此获取参加上述赛事的参赛资格。财政公平法案的基本原则便是收支平衡,矛头直指阿布这样的联赛外来投资者,以使各国联赛和俱乐部更加健康地发展。阿布在法案施行之前有10年时间来打造切尔西,另外又有4年时间来适应新政策。到了2014年,财政公平法案开始实施的第一年,切尔西整个财年竟盈利1840万英镑,曾经一掷千金的土豪终于成为了一家“健康”的俱乐部,俱乐部的估值也几乎是阿布收购时的10倍之多。情况类似的曼城和巴黎圣日耳曼在崛起过程中都因为触碰财政公平的红线而遭到欧足联处罚。当时紧跟着进入欧洲足坛的另外一大资本势力是美国人,他们和阿布的经营思维不太一样。2005年,美国橄榄球大联盟坦帕湾海盗队的老板马尔科姆-格雷泽利用金融杠杆借得巨款,以近8亿英镑的金额买下了英超最具吸金能力的俱乐部曼联。这次收购使得小部分曼联球迷悲叹俱乐部丧失传统,转而重新组织新球会,从最低级别联赛从头开始。第二年,美国商人汤姆-希克斯和乔治-吉列特出价2.189亿英镑,成为了利物浦俱乐部的新主人。第三年也就是2007年,美国体育产业大亨克伦克购买了阿森纳队10%的股权,2012年年底,他才成为了北伦敦球会的大股东。三家传统豪门都是由美国人掌舵,命运却大相径庭。格雷泽家族深谙“专业人做专业事”的道理,在接手曼联之后并未过多干涉管理事务,俱乐部内部已有史上最具战略眼光的主帅弗格森,又有英超商业开发能力最强的首席执行官大卫-吉尔,格雷泽乐得让这两位能人去忙活,并在商业上基于曼联最大程度的帮助。在弗格森任内,曼联竞技层面一直保持着极高的水准,始终是英超冠军和欧冠冠军有力的竞争者,曼联的总收入也从2006年的1.73亿飙升至2013年的3.36亿英镑,其中商业收入从5500万激增到2013年的1.52亿英镑,增长达到176%。弗格森退休之后球队战绩出现波动,吸金能力却丝毫未见衰退,2015年曼联的商业收入达到了3.95亿英镑。不可不提的是2012年8月曼联在纽交所上市,集资能力进一步加强。守着这棵摇钱树,格雷泽家族既能赚钱,又能还钱,也能够继续对俱乐部保持投入,过去两年他们连续在转会市场投入超过1亿英镑用于补强阵容重振球队,这也体现了曼联超乎寻常的造血能力。曾经掌控利物浦汤姆-希克斯和乔治-吉列特刚好相反,他们用了类似的方式收购这家极具底蕴的英超俱乐部,却没有耐心建设俱乐部,利物浦留不住重要球员,留不住功勋主帅,自然也无法留在联赛积分榜的前列,美国二老的恶政使得他们成为了所有利物浦球迷的公敌,他们在2011年悻悻离去,接手的依然是一位美国人——芬威集团的老板约翰-亨利,此前美国二老收购俱乐部时转嫁的债务负担过于沉重,利物浦俱乐部直到2015年才扭亏为盈,但球队实力依然处于极度不稳定的状态。或许克伦克在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体育峰会上的演讲可以告诉我们美国人如何“直白地”看待英超和足球:“如果只是为了赢得冠军,那你就不该搀和这生意。”在他的治下,阿森纳在转会市场谨小慎微,从未拥有一个真正具有竞争力的强大阵容,他们延续着04年至今联赛无冠的尴尬纪录,但是比赛的门票票价却冠绝欧洲。克伦克这样描述自己眼中的阿森纳的球迷:“固定的看球习惯显示我们的客户有足够的忠诚度去确保我们可能产生的收入。”如果翻译一下克伦克的言论,那意思大概就是:如果拿第二或者第四就能维护球迷的消费习惯,保证我们有足够的收入,那我为什么要投入更多去争冠军呢?格雷泽的留守、二老的离去和克伦克的中庸都是极度理性的基于生意的判断,这与阿布的冲动型消费形成了鲜明对比。争冠也好,无冠也行,平庸也罢,俱乐部立足商业开发兴盛的英超,至少可以随着联赛价值的提升而达到共同富裕,若在此基础上成为欧战常客,则可以获取更多收入,目前能够留在英超的俱乐部在价值上大多都有很大的提升。根据英国媒体在2015年的一次统计,英超和英冠完全由外资所控制的24家俱乐部中,与收购时相比价值增加的俱乐部有16家,包括英超五大豪门在内的7家俱乐部价值增幅数以亿计,像利物浦这样的落魄豪门依然有7亿英镑以上的估值,当然有没有买家愿意在如此高位接盘就另当别论了。惨痛的教训也比比皆是,美国人兰迪-勒纳在2006年以逾6000万英镑入主英超老牌劲旅阿斯顿维拉,十年后球队非但没有飞黄腾达,反而降入英冠,要知道2015年中国资本向勒纳询问时他还报出了7亿英镑的高价,降级后他只能以不到该报价十分之一的价格卖给来自中国的联合睿康;香港商人杨嘉诚在2009年收购阿斯顿维拉的同城死敌伯明翰,球队在2年后不幸降级,并就此一蹶不振,之后官司缠身的杨嘉诚在2014年辞去了所有俱乐部相关职务;卡塔尔商人阿卜杜勒-阿尔塔尼在2010年投资了西甲球会马拉加,短时间内将马拉加打造成为一支颇具实力的球队,却因为当地政府未能如约支持他在马拉加的项目而撒手离去,马拉加随即因为债务问题被欧战拒之门外,几乎成为球员超市。无论是俄罗斯或卡塔尔的石油大亨,还是拥有丰富体育产业运营经验的美国人,他们都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一个问题:收购之后该怎么办。在财政公平政策的制约下如何打造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如何在尊重俱乐部传统的情况下有效地调整运营方针,还有十年前阿布不曾遇到的那个问题——如何使俱乐部达到收支平衡,并且保持持续上升势头。因此,收购俱乐部本身不具有风险,因为风险发生在那之后,当你拥有俱乐部之后,挑战才真正开始。对于中国资本而言同样如此。>

国际米兰的漫漫复兴之路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央电视台便开始转播有“小世界杯”美誉的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这使得AC米兰和国际米兰这两支劲旅在国内拥有大量的拥趸,即便近年来意甲式微,两家俱乐部也不复往日强大,中国球迷依然给予他们很高的关注度及情感投入,期待俱乐部有朝一日能够复兴。苏宁收购国际米兰消息一出,全国各地的国际米兰球迷组织纷纷前往苏宁各门店拉横幅合影,以此表达对此次收购的期待和祝福。6月6日的发布会上,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不出意外地宣告要帮助国际米兰重回欧冠,要知道,国际米兰此前已经连续三个赛季无缘联赛三甲,AC米兰也已经有三个赛季徘徊联赛积分榜中游,情况甚至不如国际米兰,连参加欧联杯都有困难。在本周初,大病初愈的AC米兰主席、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亲口证实了他将要把俱乐部出售给中国财团的消息,他也透露了自己的部分条件:“我要求他们保证未来2年在转会市场上至少投入4亿欧元。”无论对于苏宁而言,还是对于AC米兰未来的东家来讲,复兴都是一件知易行难的事。也许很多事在选定标的的时候就已注定。除了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这两家会员制俱乐部,欧洲足坛最顶级的俱乐部大多已被外资控制,即便有英超俱乐部老板有意出售,那也大多是不上不下且溢价严重的中游俱乐部,以苏宁集团的实力和眼界,并不会甘心选择这一级别的俱乐部。这样一来,市场上能够收购的俱乐部范围就大大缩小,米兰双雄很容易获得关注。和当年的阿布类似,苏宁收购国际米兰除了最初需要付出的2.7亿欧元,还需负担原有多达4.17亿欧元的债务。如果以在商言商的方式来评估意甲的俱乐部,那如今的他们绝不是像曼联或者阿森纳那样可以制造巨大收入的摇钱树,自10年前电话门事件之后意大利足球整体形象受损,再加之意大利经济形势恶化,联赛的整体经营并不乐观。在德勤上半年最新的俱乐部收入榜上,意甲冠军尤文图斯以3亿2390万勉强挤入前十,AC米兰和国际米兰底蕴犹存,以1亿9900万欧元和1亿6400万欧元分列第十二和第十九,排在AC米兰之前的是2亿1970万的沙尔克04,而在国际米兰之前的,是1亿6510万的埃弗顿,从战绩和历史来看都算不上欧洲最顶级的俱乐部。再来看看俱乐部最重要的三项收入:转播收入,比赛日收入和商业开发收入,这三项收入可以很好地反映俱乐部的运营状况。在转播收入上其他联赛俱乐部对于英超可谓望尘莫及,英超在全球范围内的版权售卖为各俱乐部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从下赛季开始,英超积分榜尾端俱乐部的联赛转播收入甚至将高于意甲冠军尤文图斯,再加之米兰双雄长期缺席欧冠,由之产生的丰厚收入也与他们无缘,2014-15赛季国际米兰的这项收入总数为9720万欧元,与国际米兰处于类似地位的英超热刺这一收入为1亿2520万欧元。比赛日收入包含比赛当日的门票和其他服务,这是几乎所有意甲球队的痛,原因在于整个意大利只有三家俱乐部拥有属于自己的球场。国际米兰和AC米兰所在的圣西罗球场属于米兰市政府,他们要与球场共享利益,且无法对于球场进行很好的商业开发,当你走到圣西罗球场周围,能看到的只有画满涂鸦的墙,却少见商铺饭店等娱乐场所,球场门口有些卖三明治的摊点,大概是这里少有可以消费的地方。根据德勤所披露的信息,国际米兰的比赛日收入为2200万欧元,AC米兰与之持平,且不说榜单上名列前茅的俱乐部有数倍于此的收入,在英超位居中游的埃弗顿也可与米兰双雄匹敌,要知道埃弗顿主场的容量仅为圣西罗的一半而已。理论上而言,如果国际米兰想要提升比赛日收入,建新球场势在必行,然而建造新球场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阿森纳建造酋长球场花费了超过4亿英镑,尤文图斯改建阿尔卑球场也耗费了1亿2000万欧元。在印尼商人托希尔入主之前,国际米兰的老主席莫拉蒂就多次提及新球场计划,但是新球场的计划未能实际推进。最后一项商业收入由赞助、授权商品售卖和其他商业收入组成,国际米兰2014-15赛季的这项收入为3450万欧元,横向对比并不起眼,球衣赞助耐克和主赞助商倍耐力贡献了商业收入中最主要的部分。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夏天,国际米兰的管理层在进行了一定人事变动后开始着力开发中国市场,在过去一年时间内他们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绩,他们在中国找到了新的赞助商,他们与中国本地颇具财力的青训及教育机构合作,在上海、北京和南京开设了三所颇具规模的足球学校,在这方面没有一家欧洲俱乐部做得比他们更好,国际米兰在这方面颇有一些逆流而上的意味。苏宁要做的也是逆流而上。张近东和他的智囊应当很清楚他们接手的是怎样的一家俱乐部,就好比他们非常清楚接手江苏足球俱乐部意味着什么。或许不同的人评判苏宁此次收购与否的标准不同,但是在我看来本质上只有一条标准:能否带领国际米兰复兴。张近东在南京的发布会上提到了苏宁收购国际米兰的三个目的:一是体育产业布局,二是两家俱乐部联动,三是实现苏宁国际化战略。简而言之,这次收购是一次基于市场和品牌考虑的投资。实际上在巨额债务和俱乐部运营投入的压力下,我们确实很难指望任何企业通过这次收购在短期内获益,如果想要依靠转会来强行获得收益,那很有可能收获的会是杀鸡取卵的悲惨结局。入主伊始,张近东完整地保留了国际米兰原有的管理团队,保持俱乐部良性运营的趋势,聘用已经不再控制俱乐部股份的老主席莫拉蒂担任顾问,表达对球队传统的尊重,着手保留及引进重要球员,为之后冲击意甲及进入欧冠做足准备。我们有理由相信拥有巨大现金流的苏宁有能力为国际米兰在未来几年的转会市场上提供必要的财政支持,下赛季出战欧联将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国际米兰的经营状况。而一旦重新回到欧冠,他们的转播收入和商业收入极有可能达到翻倍增长,国际米兰至少不会在俱乐部收入榜上继续下滑,管理者也能够更加游刃有余地运营俱乐部。拥有雄厚的本地产业资源,掌控两家发展阶段迥然不同的职业足球俱乐部,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苏宁与国际米兰的联姻可以为江苏足球和中国足球带来宝贵的经验,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我们都需要耐心等待。>

王权球场的奇迹:坚持的回报说起耐心等待和兑现收益,不得不提的是关于莱斯特城的故事,一切要从2010年说起。该年,来自泰国的王权集团——泰国最大的免税店集团赞助了当时身处英格兰第二级联赛英冠联赛的莱斯特城俱乐部,此后不久,出于对足球和蓝色的热爱,以王权集团老板维猜-斯里瓦塔那布拉帕为首的亚洲足球投资集团收购了莱斯特城。前两个赛季俱乐部波折不断,直到第四个赛季才打入前六,终于可以参加事关下赛季英超资格的附加赛。一切努力却终于一场足球史上最具戏剧性的比赛,在与沃特福德的生死战中,莱斯特城球员最后时刻错失点球,紧接着沃特福德利用这次反击完成了读秒绝杀,让莱斯特城郁闷地在英冠多留了一年,直到2014年才升上英超,维猜与莱斯特城球迷为了这一刻共同等待了4年。维猜当时便说要在立足英超之后打进前五,只不过没有人真的在意他说了什么。没过半年,球队就因战绩不佳在联赛垫底,29轮19分的战绩让他们半只脚又蹋回了第二级联赛。谁能预料到他们在最后九场比赛里赢下了七场,奇迹般地以联赛第14名完赛,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逆袭,王权球场神奇初现。2015年夏天,莱斯特城在老板的家乡泰国度过了季前备战,在那里主帅佩尔森的儿子、同时也是预备队球员的詹姆斯-佩尔森捅了一个大篓子,他在那里拍了一段视频,这段特别的视频流传到互联网之后不仅让他被球队除名,他父亲也因此丢了饭碗。莱斯特城匆忙之下聘请了意大利老帅拉涅利作为主帅,俱乐部在这时候看起来有些混乱,博彩公司为他们设定的联赛夺冠赔率为1赔5000,与之赔率相当的是“金-卡戴珊当选美国总统”。维猜能做的也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补强球队阵容,他花费3500万英镑用于引入新援,在英超的转会市场上,这些钱并算不上巨资。300天后,莱斯特城创造了英超历史上最大的奇迹,他们一路领跑,最终击败了其他诸多豪门登顶英超,他们的球员工资支出仅为联赛倒数第三,即便夺冠加薪之后也不过是曼联的四分之一。莱斯特城的奇迹带给了这个30多万人口从未品尝过的欢乐,也给俱乐部自身和维猜创造了巨大的收益。根据估算,莱斯特城先后总共花费5700万英镑打造了这个阵容,首发加在一起更是只有2000多万英镑。在夺冠之后,球队阵容的身价可能涨到原先的四到五倍。具体一些,四年前花费100万英镑引进的锋线王牌瓦尔迪如今身价约为2000万英镑,花费35万英镑买到的法国年轻球员马赫雷斯大约已是百倍身价,其他人也都有大幅度的身价上涨。此外,这赛季莱斯特城可以拿到接近1亿英镑的联赛转播分成,下赛季欧冠还有高达5000万英镑的转播分成和奖金等着他们,再加上夺冠后送上门来的赞助合同,莱斯特城夺冠的收益可以轻松超越2亿英镑。如果维猜现在将俱乐部挂牌出售,极有可能获得15-20倍于当初收购价格的收益,但是看起来泰国老板并不打算这么干。非但如此,维猜还下令锁定下赛季主场门票的价格,最低票价与最高票价均维持不变,作为外来资本能做到这个份上,也难怪主队球迷愿意死心塌地地追随维猜。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