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年前的啤酒战争一段血与酒之歌

啤酒和竞争总是成对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回想一下世界上各种知名体育赛事,总是和啤酒离不开关系;我们在喝酒的时候,也要比拼一番酒力。在啤酒诞生至今的数千年历史中同样如此,因啤酒而起的战争也不在少数——在1380年波兰的弗罗茨瓦夫市,一场因教堂和当地政府掀起的啤酒战争彻底改变了中世纪波兰的政治格局。

在中世纪的欧洲,啤酒是社会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几乎在所有公共场合都能看见啤酒的身影。而在弗罗茨瓦夫市政大厅的下方,就有着全欧洲建立最早的啤酒酒窖——Piwnica?widnicka,建立于十四世纪早期。

当时欧洲的政府经营酒厂是一件相当普遍的事情,因为对于当时的普通民众而言,开设一家酒厂的巨额开销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人们也更愿意把剩余的谷物做成面包而不是酿酒。

在市政厅的Piwnica?widnicka完全垄断弗罗茨瓦夫啤酒市场之际,远离市政厅管辖范围的OstrówTumski岛上,有一群教堂的僧侣们开始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起初这些僧侣酿酒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而在主教约翰·冯·诺伊马克特去世后,接任临时主教的瓦茨拉夫二世允许僧侣扩大规模,并开始对外兜售。这对于格外重视啤酒税(最高达到了50%)的弗罗茨瓦夫市政府来说无疑是一记重拳:因为这座岛上的修道院并不属于市政府管辖范围,也就无法对此收税,而修道院的啤酒更对市政府酒厂的垄断地位形成了威胁。

战争的导火索从贸易战开始点燃,政府封锁了所有从岛到市中心运酒的河道,修道院利用教众的舆论优势进行反抗。多次交涉无果之后,政府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不做出改变,就等待清剿和制裁”。而主教也宣布将停止一切宗教服务,并且挑衅政府:“弗罗茨瓦夫已经不受上帝庇佑,我们还是要继续卖酒”。这彻底激怒了当地政府。

于是市政府在一轮“用脚投票”之后,宣布将对岛上的教堂进行军事制裁,1381年的夏天,士兵们涌入OstrówTumski岛,“穿着抢来的僧侣服饰醉醺醺地游荡,洗劫教堂的每一个角落,掠夺所有属于教堂的财物”(根据历史学家加勒特·范里德记载)。

尽管陷入极为被动的单方面挨打之中,甚至自己的教堂都被拆了家,主教依然无动于衷,最后由当时的罗马教皇格里高利十二世出面才得以平息:教皇裁定教堂只能在自己的岛上卖酒,而政府也顺利恢复了其垄断地位。

这场围绕着啤酒而起的斗争似乎以政府的胜利而告终,然而战争却没有因此结束。

在这之后,市政府担心未来类似可能产生的威胁,更是加剧了其严苛的寡头统治,而严重的赋税和宪法的不确定性引起了越来越多民众的不满。

终于在1418年,不满情绪因公开反抗而沸腾起来,一群不满的工会成员冲进了市政厅,由于有主教的赦免在先,这些反叛人群推倒了市政厅的大门,并处决了包括市长在内的6名议员。以此来抗议过度的收税和腐败问题。

这一因啤酒而起的斗争极大地影响了波兰弗罗茨瓦夫的社会和政治。多年之后,新的议会诞生,曾经的暴徒们被斩首、涂上焦油并挂城墙示众,到此为止,这场1380年开始的啤酒战争才算正式落下尾声,如果你现在前往波兰弗罗茨瓦夫市,你也仍能通过Piwnica?widnicka酒窖窥探到中世纪这一段血腥的啤酒之“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