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利物浦2-0完胜莱比锡:红军的底蕴从来都不可小视

在MCU的寡姐和鹰眼口中,她是一座令人念念不忘的城市;而在今夜的利物浦人眼里,这座城市,则是红军逆转整个赛季未来前景的唯一起点了。

利物浦的近况之糟,说来让笔者颇为难受,伤病困扰、渣叔母亲去世、新援尚在磨合、球队气氛压抑…这些不利因素,我已不想赘述了。在这里,答主想将视野主要投射于对面这支来自东德的新锐球队。莱比锡主教练、人送外号“婴帅”的纳格尔斯曼,无疑是一位极其善于学习、活力十足的新生代教练。而且,别看此君比梅西还要小一个月(34岁),但纳帅已然在“足球教练”这个需要时间沉淀、逐步提升自己的岗位上,积攒了不少的宝贵的带队经验、形成了自己的战术风格。纳帅和他麾下的这支同样年轻RB莱比锡,踢着锐意进取的以高位逼抢为核心的攻势足球,这支球队魄力之强令诸多球迷侧目。

同为擅长前场压迫的德国主帅,年轻的纳格尔斯曼和浸淫此道颇久的克洛普,两人的正面交锋,不仅仅会有激情四溢的场面,更会让球迷们体会一番两人对高位压迫的理解造诣之深度。所以说,此战不仅仅是英超和德甲队伍的正面碰撞。究其本质,此役更多地还是被两位主帅打下了深厚德国足球那“跑不死、注重团队”烙印的两队,在进行一场比赛意志和跑动能力的全面对抗。在此役双方的先发阵容中,利物浦的433体系早已是常规(且唯一)的套路,基本不会有变化。而在莱比锡的战术试验田里,纳格尔斯曼则掏出了这套强势到堪称“狂暴”的三后卫、单后腰体系。

嗯,看着架势我大概能明白,这场球的局面,一定会踢得非常开放。红牛的三中卫体系固然十分激进,容易被利物浦这几位视野宽广的长传高手抓身后空档;但红军这边,状态不稳定的阿利松、初来乍到甚至和队友之间还不熟悉的卡巴克、以及客串中卫但时不时要前插到中场策应并发起长传的队长亨德森,这几人组成的防线,同样不一定能顶得住红牛们的牛群突进。如此观之,此役的胜负手,应该就建立在双方在反击中的效率,到底孰高孰低上了。

而结合比赛场面来看,莱比锡虽然输球,但他们的边路进攻着实令人畏惧。左路的曼城旧将安赫利尼奥,在东德踢出了“全能左路球员”的闪光风采,身具左边卫、左翼卫、左边峰多个位置之战术作用的西班牙人,是莱比锡队内的关键球员。他在左路既可内切打门又可发起传中,在进攻中的威胁非常大。

开场不久,安赫利尼奥传中,中路的奥尔莫俯身冲顶中柱。利物浦开场就险些被夺走主动权!

阿诺德这一侧作为对方的突击重点方向,这是每场比赛之前我都能预见到的场面,倒也说不上多意外。不过,莱比锡在中前场给利物浦施加的逼抢压力之大,非常令人担忧。莱比锡中前场这些球员们,均有不俗的身体对抗和速度,相互之间的位置保持得也很出色,保证了几人可以将利物浦后场持球的队员很难靠地面短传来完成快速推进通过人流冗杂的中场。我每次看到红牛将士们如此高烈度的围追堵截,都会捏一把冷汗,生怕我军脆弱的后场体系被牛角顶出一个大窟窿。

幸好,在度过了几次危险的后场持球和回传球并保证未丢球后,利物浦这边逐渐踢出了自己惯常的风格。这么说吧,红军和红牛,这两支同样注重速度与空间的队伍,在各项主要踢法类似的情况下,在一些细节方面的微弱差距和处理方式,就会被凸显出来,进而影响这场对抗的结果。而在我看来,此役利物浦最终能够取胜的赢球点,应该就是红军对整体阵型移动和距离保持上的熟练,比莱比锡更强一丝,这一点上。

在这两支队伍的高压和力度之下,双方更迭球权的场面特别频繁。而在交换球权的过程中,就会产生多次攻防转换的瞬间。由于这一点,其实此役对于两队在保持阵型合理距离和紧凑度方面,会面临一次大考。而就双方交出的答卷来看,拥有“红箭三侠”的利物浦,在这些瞬间中,把握机会能力与前场配合的想象力更加强大,赢在了我前文提到过的“效率”这二字上。毕竟,纳帅如此狂放的三后卫体系,在红牛进攻时,两边所遗留的可做文章的空间不可谓不大。而当利物浦中后场成功完成抢断后,阿诺德、亨德森、罗伯逊等长传精准度甚高的球员,立马就会往已经开始奔跑加速的马内、萨拉赫这两翼送出身后球。

而同时,莱比锡这边也暴露出了在进攻端的缺乏能给与最后一击之终结者的问题。可能是因为纳帅认为利物浦进攻时前插的双边卫身后的空档同样是红牛们可以肆意驰骋的绿地,因此上半场莱比锡的攻势发起主要在左右两边。一旦一条边被回追到位,立马以斜长传或者传中的方式,将攻势转移到另一边或者制造打门的机会。不过,在下半场纳帅主动转变进攻模式和方向之前,莱比锡之前的这套踢法对利物浦城池的直接威胁并不多。毕竟红军的中场高速回追与兜底能力早已在这几个赛季中磨练出来了,而莱比锡方面由于缺乏个人能力卓越、能一己之力制造杀机的攻击手来快速打开局面,因此他们虽然在整体性上做得非常优秀,但距离将攻势转化成进球,还是差了一筹。

不过,纳格尔斯曼这长于妙算的头脑,在后手调整上还是显现了功力。半场休息过后,看出卡巴克爱前插断球、亨德森客串中卫欠缺一些单防能力和位置感的纳帅,针对利物浦防线的弱点,将红牛们的进攻套路转换成“反击中边路尽快往中间靠拢、多尝试靠直塞打利物浦防线身后空档”的策略。

下半场伊始,奥尔莫给恩昆库的直塞就打穿了利物浦的防线。幸好,阿利松终究还是那个阿利松!

如果此时纳帅账下还有维尔纳这种无球冲刺迅速、善于穿插身后的中锋尚在莱比锡的话,恐怕利物浦丢球的危险会呈指数级上升之势。

事实上,虽然阿诺德的右路防区一贯以“空旷、好过”而为人所诟病,但在中卫配置靠客串和年轻新人的情况下,其实靠着中路渗透穿插,也能撕开利物浦的中路防线。尤其是莱比锡这种擅长在前场断球并依靠整体狂奔打反击的队伍,更加能加以利用。不过,在红牛这边彻底撕扯开利物浦弱势的防线之前,面对同样逼抢烈度大的红军,他们慌忙之下率先犯了错。第53分钟,萨比策在身后的菲尔米诺和柯蒂斯-琼斯施压的情况下,回传出现失误,让右路伺机而动的萨拉赫直接领球单刀面对古拉西奇。而这样的良机,等候了大半场的法老自然不会错过。

而五分钟后,莱比锡的防线又一次铸下大错。利物浦后场得球后由小琼斯直接长传发起反击,莱比锡整体过于压上的空间给了马内这样的黑旋风大做文章的足够空间。在马内冲刺时,只有穆杰莱一人可以给他施压,而就是在这种态势下,右中卫穆杰莱没能顶住压力,对高空球的处理方式过于草率,送给了马内一个比萨拉赫还要好的单刀机会。

这一粒进球,直接责任人当然是解围失误的穆杰莱。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注意到,当琼斯长传之时,于帕梅卡诺作为中卫位置过于靠上,左边的克洛斯特曼人高马大但不以速度见长,同时他也来不及往中路内收给马内施压了。这,也就是答主之前提到过的,在此类保持高压阵型紧凑度和三条线合理距离的临场判断方面,利物浦比莱比锡更加老练一点。

下半场针对性的战术布置还未起效便连遭两次打击,红牛将士们的斗志为之停滞,而莱比锡原本有一定胜算的比赛策略则基本宣告破产了。无怪乎,在教练席上的纳格尔斯曼非常气愤,这点我非常可以理解。就像之前在面对曼城之时,阿利松的两次“失误”一般,在球员们看似荒腔走板的临场表现以外,我们也需要看到,是球队的整体风格和相关战术,简介地影响了他们的发挥。一些微小之处的处理失误,就可能对本场比赛的大局产生莫大的影响,足球运动,就是如此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对于利物浦来说,欧冠淘汰赛首回合取胜的赛果,是我们非常需要的及时雨。英超联赛方面球队诸事不顺,排名已经跌到第六名,而且三天后的周末球队还要和“谋杀”我们本赛季的“真凶”——埃弗顿,来一场志在复仇的默西塞德德比。以此役的取胜为引子,希望我们红军可以把球队赢球的心态和气势找回来,并将之完全施加到同城死敌身上,为逆转这个赛季的颓势,尽最大的努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