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富豪独子失踪陌生乞丐冒名顶替41年:上大学娶白富美生子走向人生巅峰!

原标题:印度富豪独子失踪,陌生乞丐冒名顶替41年:上大学,娶白富美生子,走向人生巅峰!

上个月,印度一桩持续40余年的离奇案件告破。一名男子因冒充当地一位富豪地主家中的独子长达41年,被判处7年监禁。

41年来,他利用这个“假身份”接收高等教育、迎娶白富美、继承家族财产。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一位农民的儿子,曾以唱歌和乞讨为生。

从乞丐到富豪之子、最后锒铛入狱,这个犯罪嫌疑人为什么过上了这样的人生?冒充别人的身份41年,他难道从来没有露出过破绽?而真正的富豪之子又遭遇了些什么?

在印度比哈尔邦那烂陀区的穆尔加湾村,有一位名叫卡梅什瓦尔·辛格的大地主。他坐拥千万资产,拥有数百亩土地,担任村议会领袖近40年,亲戚中还有最高法院的律师和国会议员。

他们一家的财富,抵得上全村所有村民的财产之和。而辛格本人则有过两段婚姻,共有八名子女,包括七个女儿和唯一一个儿子。

这个唯一的男孩儿名叫坎海亚,是家里最小的弟弟。在重男轻女十分严重的印度社会,他以家中独子的身份自然而然地成为辛格最喜欢的孩子和家族财产继承人,在万千宠爱中长大。

1977年的某一天,16岁的坎海亚突然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失踪,家人报警四处找寻未果。

他年迈的父亲几近绝望,开始找来密教大师,试图算出儿子的去向。一个村里的巫师告诉他,他的儿子还活着,并且很快就会“出现”。

辛格夫妇燃起希望,每天都期盼着儿子的归来。但整整四年,坎海亚还是杳无音信。

1981年,一个20岁出头的男人来到了一个村庄,离辛格家族的居住地只有15公里。他穿着僧袍,说自己以唱歌和化缘为生,并告诉当地人,他是穆尔加湾村的“一位杰出人士”失踪的儿子。

消息迅速蔓延,传到辛格那里,他第一时间赶往那个村子里确认。村民告诉辛格,“这个年轻人一定是你的儿子,他只是长开了而已。”辛格则表示,“我的眼睛不行了,我看不清他。如果你们都说他是我的儿子,我就留下他。”

而当辛格的妻子德维见到这个年轻人,她却一口否认,称他并不是自己的儿子。她说,坎海亚额头的左侧有一道疤痕,这个人却没有。此外,这个人也没有认出坎海亚从前学校的老师。

德维见说不动辛格,只能向警局提出诉讼。这个年轻人被短暂逮捕,在监狱中待了一个月。随后,辛格却亲自出面,将他的“儿子”保释了出来。德维的怀疑无疾而终。

在接下来的四十年里,这个年轻人一直以坎海亚的名字生活着。他进了当地一所大学,攻读英语、政治和哲学学士学位,屡次获得校方赞赏。他还与门当户对的高种姓女子组建了家庭,生下2个儿子和3个女儿。此外,他还获得了一些政治权利,投票、纳税,获得持枪许可。

1991年辛格去世后,他顺理成章地继承了家族财产,得到一座近百年历史豪宅的一半(另一半被一堵矮墙隔开,属于辛格家族的另一个分支)。

等到1995年,辛格的妻子德维离开人世后,他更是一手掌握家中大权,屡次出售辛格留下的土地,享受着富裕、幸福的人生。

然而,“坎海亚”的姐姐们,却并不愿意认这个弟弟。不止因为母亲留下的遗言“有人利用我丈夫的健康不佳和视力下降,酝酿了一个针对我家人的巨大阴谋来攫取我们的财产”,还因为这个“坎海亚”一直以来都坚决拒绝提供自己的DNA样本来证明他们是姐弟。

经过最终确认,这个“坎海亚”的真名叫做戈萨因,来自距离辛格家约100公里的一个村庄。他实际上是个农民的儿子,以唱歌和乞讨为生,经常食不果腹。早年曾娶过妻子,但妻子嫌他穷,很快就离他而去,两人没有孩子。

戈萨因在回答中闪烁其词。他表示自己曾和一位圣人一起呆在临近的北方城市戈拉克普尔的静修所里。但他无法提供任何证据来支持他的说法。

真相大白后,戈萨因仍然据理力争,愤怒地强调,“我没有通过冒充他人来欺骗任何人。我就是坎海亚。辛格把我当成他的儿子,带我回家。”

但是这份证明充满了矛盾,上面显示,戈萨因早在1982年1月去世,但证明的颁布日期却是2014年5月,当地官员称,“这明显是假的”,“在这里很容易获得伪造文件”。

法官表示,“为了证明自己是‘坎海亚’,‘戈萨因’自杀了。”此外, “现在不需要其他证据,被告知道DNA测试会揭穿他的虚假陈述。

其实在他进入辛格家族之前,许多关于他的事情都是模糊的。戈萨因的官方档案有不同的出生日期:高中记录是1966年1月,国民身份证是1960年2月,选民身份证是1965年。他的家人则说他“大约62岁”,这与他在国民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相符。

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在戈萨因的家乡,大家都知道他住在那烂陀的一个地主家里。

法院认为,其中可能存在一个更大的阴谋,涉及戈萨因的几个同村人,他们帮助戈萨因来到辛格的家里“扮演”他失踪的儿子。法官怀疑,这些人可能购买了辛格所拥有、后来被戈萨因所继承并出售的土地。这些指控都有待调查。

此外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辛格用假身份卖的地会怎么处理?真正的坎海亚在哪里?根据印度法律,一个人失踪超过七年即被认为已经死亡。为什么警方没有结案?他还活着吗?

媒体评论称,这个冒名顶替者的故事是对官员无能和印度蜗牛般缓慢的司法系统的严峻考验,该国法院有近5000万起案件尚未解决,其中超过18万起案件已经无解超过30年。

万幸的是,欺骗者终究还是得到了惩罚。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